我们拒绝玻璃渣

天啊这个叫山姥切国広的小可爱完全占据了我的心!
- 这么多年文笔依然没进步 -

审神没回来的日子-三山

*溯行军和检非违使碰到了会先干一架,赢了的人再去袭击本丸的人(也太守法了

*短刀大多都是哭包的设定(。

*本科叫长船长义,山姥切是被被的名字嗷嗷嗷!

*演练需要双方审神者的确认才能进行

*有种没写完的感觉并不是错觉

*OOC严重,欢迎抓虫


又过了一个没有审神者的夜晚,本丸里的众人已经许久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除了溯行军,连检非违使也都一起进入了这个灵力消弱无法维持结界的本丸。好在这两批人也是一见面就打的,也让大家能混水摸鱼把两边人马一网打尽。


“我叫长曽祢虎徹。虽是赝品,但要比真货更努力。请多关照。”有谁会想到,审神者苦求不得的胡扯大哥,竟然就这么掉落了?


可是与平日里迎来新伙伴的兴奋不同,大家似乎都憋着一股火,尤其是五虎退,这时候抱着他的本体直接就哭了出来。短刀平日里就是被审神者宠着的,现在长时间看不到审神者早就委屈的不行,觉得审神者一定是不要他们了。


院子里传来短刀们此起彼伏的哭声,而平时帮着药研照顾安慰他们的山姥切却没有第一时间出现。三日月笑吟吟地问山姥切,让他们继续这么哭真的没问题么?


“……三日月宗近,如果你没什么事了,那我就走了。”山姥切这话也不过是随口一说,三日月大多数的灵力出借给了众人用于治疗伤口,如果不是山姥切及时发现这个总跟在自己身边的老年人(刀)的脸色有些不对劲,本丸的三日月怕是要成为灵力用尽而无法保持人形的第一人(刀)了吧。


之后山姥切被药研拜托了照顾三日月,虽然有些奇怪为什么会是自己,但是山姥切对于短刀的请求却仍然同意了。要是被他知道了,药研也是在三日月的强烈要求下才无奈求助自己,山姥切一定不会那么轻易的就答应下来。


说是照顾,不过也就是给了三日月骚扰对方提供了便利而已,今天要求山姥切帮自己换衣服,明天就要求山姥切提供膝枕,好在三日月也知道见好就收,虽然没见到山姥切红着脸的样子,但铁青着脸的他也是相当的帅气的呢。


山姥切也算是了解了,三日月这人就是以玩弄自己为乐的吧。拿过兄弟堀川特地为两人带来的早餐,山姥切又一次陷入了沉思。


自从审神者回归现界,本丸的灵力越发稀薄,马儿常不安地嘶吼,田地也不再肥沃,而会因为接连几天没下雨而迅速干旱。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不是被敌人打败了,就是因为化身人形被饿死了吧。


“……吃完了么?今天是我们两个负责巡逻,你也该起来了。”等山姥切整理好其他事物,就看到三日月直起身子,笑着张开手臂等着山姥切来帮他穿衣服。


这已经不是三日月第一次要求了,山姥切也习以为常,拿过衣橱里新的蓝色狩衣帮人穿上。


身为打刀的山姥切个头自然比太刀三日月要小上一号,虽然勉强算在自己怀抱里的人神情脸色一如既往的冷冰冰不愿意多说一句话,但是三日月就是越看越可爱。


“……不要掀我的披布,也不要在心里说我可爱!”


或许是三日月这样的动作做的多,山姥切已经不止一次抢在三日月之前就阻挡了对方的动作。三日月也不觉得尴尬,反而得寸进尺的抱住山姥切,说山姥切遗忘了自己的求爱,都没有给他一个回复。


山姥切挣扎着从三日月的怀中脱离出来,好在三日月身体还没有好个彻底,不然凭借两人之间力量差距,他哪有那么容易就抽身出来。


山姥切并不喜欢别人这样开他的玩笑,什么喜欢,不都是透过他,在看他的本科,那把灵刀——长船长义么。


三日月存活了那么久,只一眼就知道山姥切烦恼着什么,心态多么的消极,只不过这不是他三言两语就能解决掉的事情,只能慢慢来了。


此时气氛略显得尴尬,山姥切见三日月的衣服已经安好的在他身上呆着,也就一言不发提前离开了,只是三日月知道,这已经是这段时间里几乎天天上演的情况,山姥切只是需要点时间来让整理自己的情绪,只是很快,他就发现了一股新的灵力出现在本丸之中。


这股灵力也是属于刀剑男子的,可是审神者没有出现,按理说来是不会有人上门寻求演练的。三日月的思路很快被来人的声音打断,是熟人呢。


“呦,这么破的本丸也真是吓到我了呢。”说话的是鹤丸国永,曾经有整一个月的时间与他们进行演练,今天大概也是奉审神者的命令来一个突击检查的吧。


山姥切和隔壁家的鹤丸国永也是熟悉,要是平常,他早就主动要求和鹤丸国永进行一对一的演练来观察自己的能力变化,可是今天,他却没多少心情,不仅他,本丸其他成员也对于来的不是审神者而颇为失望。


好在鹤丸不以为然,只催促山姥切和他来场1V1,他也是有很久没和老对手作战了。可惜山姥切还没来得及说好,就先被三日月拒绝了。


“哈哈哈,鹤你还是一样的活跃呢,只是主人已经很久没来了,大家可没那么心情和你玩呢。”


“那还不简单,叫我家主人给他带个话不就好了?”


大家这才想起来,鹤丸所在的本丸的审神者,和他们的审神者,在现世里是“同学”的关系,审神者还曾经打着哈哈说这种关系就类似同一时期贡献给一位主人的三日月与山姥切一般呢。


“诶?所以大家不对战么?”个头娇小却拿着不符合体型的大太刀的是萤丸,难得被主人允许可以出门,在得到不能进行对战的指示后嘟起了可爱的嘴。


“……虽然我们之间没有办法进行对战,但是,总有些不长眼的会进攻过来呢。”说话间,山姥切已经出现在萤丸的身后,一刀斩向闯入本丸的检非违使。


三日月却没有动手,只是一直关注着山姥切的情况。果然,因为灵力的不足,与长时间担忧的状态,让山姥切的状况不比平常,这一刀下来,别说直接斩杀了对方,就连刀装都没有砍下来。


山姥切又怎么会发现不了这个,可是现在退下,岂不是在别人的面前承认了他身为仿品,一处也比不过本科么。


在检非违使行动时,三日月及时赶在山姥切被对方刺伤前用自己身体替对方挡了一击,虽然不是致命伤,但是血液从身体里涌出的感觉也并不好。


“啧啧,三日月竟然会替别人挡刀,今天鹤我可是受惊了呢。”鹤丸喃喃自语,然后帮忙和检非违使混战了起来。


评论 ( 3 )
热度 ( 24 )

© 我们拒绝玻璃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