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拒绝玻璃渣

天啊这个叫山姥切国広的小可爱完全占据了我的心!
- 这么多年文笔依然没进步 -

审神的名字叫助攻-三山

大家好我又肥来了!

这次婶婶肥来了不然我怕大家扛不住惹!


检非违使怕是对这天下五剑之一造成了伤害而越发兴奋了吧,本来就已经泛红的双眼竟然更是冒出了精光,好在并不是夜战,不然短刀们怕是都要哭出来了吧。


山姥切国広怀里抱着人也不能抽刀给检非违使一点颜色看看,而本丸灵力的消退导致三日月的伤口虽然没有扩大,但是血却是不停地涌了出来。


他的披布太脏,如果直接用披布按压住三日月的伤口,恐怕还会造成二次伤害。


“兄弟……!”山姥切刚想呼唤山伏与堀川过来帮忙,却看到被鹤丸打到一边的短刀的就向着他的兄弟们扑了过去,好在山姥切这么一喊,让兄弟二人躲过了一击。


三日月看着山姥切有些焦急的脸,叹了口气,让山姥切把自己放一边,先去帮助他的兄弟们。三日月在心里感叹着像他一般为追求者考虑的人世间少有,却没想到被山姥切皱着眉说了句闭嘴。


“虽然我并不想这么做……三日月,抱紧了。”三日月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要抱紧什么,山姥切已经用力把三日月公主抱了起来。别看三日月长得精瘦就以为三日月是个柔弱的美男子,那一定是没和他一起战斗过的错觉,更何况付葬神们这标准的身材,身高体重还是成正比的呢。“……重。”虽然这不过是山姥切轻声的吐槽,但仍是被三日月听了进去,红着脸便挣扎了起来。


他们都没注意到本丸里的大家伤口都已经停止了恶化,连三日月新受到的伤口,也已经停止了出血。在山姥切抱着三日月躲过检非违使的攻击准备先把三日月交给兄弟时,连日来灰暗不堪的本丸终于迎来了久违的阳光,连出现裂缝的结界都高速修补了起来。


检非违使最受不得这般纯净的灵力,身体难受的连刀都握不住了,被萤丸拿着巨大无比的大太刀直接斩成了两半。


审神者怕是刚从海滩回来,还穿着颜色颇为艳丽的沙滩裤,脖颈上挂着由不同鲜花组成的花环,手里拉着大花箱子,对着众刀发出爱的呼唤:“我回来了!你们想我了……么……?”


审神者的视线全被自家的近侍刀给吸引了过去,平日里除非是堀川要求,不然不会把披布从头上摘下来的山姥切国広,现在不仅没有用布或者其他东西遮挡自己,怀里竟然还抱着他难得脸红才掉落的三日月宗近!


审神者提拉着箱子的手一抖,箱子啪的就落地了,鹤丸早在审神者回来的时候就悄悄带着队伍闪人了,不然他一定会蹲在那行李箱旁边,拿起一本写着“三日月宗近X山姥切国広”的小薄本,问问这是什么东西。


短刀们是最藏不住心里情绪的,一个个欢呼着冲向审神者,问审神怎么那么久才回来。


其他刀不好意思像短刀那样要审神者安慰自己,只好受了伤的自己去手入室,没受伤的帮忙把收到破坏的地方都清理一遍。


山姥切这时才感到脱力,把三日月放了下来,最近这段时间他真的把自己逼得太紧了,要是审神者没回来,哪怕三日月把灵力全借给了他,他都难以保持人形了吧。


三日月真觉得山姥切这种表情实在太不配他了,便捂着自己的伤口轻声呻吟,让山姥切带自己去手入室。


审神者目送着山姥切一脸“温柔”地扶着三日月离开,觉得自己大概不必要销毁这一不小心买错的书刊了吧。


晚餐前,审神者特地给自家的刀们把礼物悄悄藏到了房间里,给近侍刀的就是在现世里买到的山姥切国広中心本、图册之类的,他可是想让近侍刀知道,有许多审神者可是十分喜欢他这把初始刀的。至于给三日月的礼物,晚饭后再深入探讨吧。


“爷爷啊,等会儿来书房一下,我有东西要给你。”审神者这话说出来是一点也不亏心的,可是被一干不明真相的刀们用缺心眼的眼神看,他也只能把惊喜给提前告诉众人,“别这么看着我,你们的礼物我都给你们在房间放好了!”


三日月并不稀罕审神者的礼物,可是看到审神对着他挤眉弄眼的样子,又对着山姥切不良的笑了笑,三日月觉得,这一趟还是要去。


审神者在现世算不上宅男,更不是一个腐男,平时也不怎么买小黄书或者同人志,这次买的的一些三山本啊,也真是太巧了。审神知道在本丸里,切国并不怎么喜欢爷爷,所以在看到封面上同时出现这两人,便开开心心的买下了,其余几本也大多如此,不过在付钱的时候,收银员小姐突然用一种看同类的眼神盯着他笑,还偷摸着塞了一本据说是无料的小薄本。


回本丸的路上审神者也是闲得无聊,就随手翻了翻那该死的无聊,竟然是一本三山的H小说,这可真是吓死他这个直男了。好在本丸里的爷爷与切国,似乎已经比自己离开前相处更融洽了些,自己也能大方的把这些联络两人感情的漫画书送出去了吧。


至于爷爷看到这些书后会发生些什么,那就不是今天的我们能知道的了。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我们拒绝玻璃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