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拒绝玻璃渣

天啊这个叫山姥切国広的小可爱完全占据了我的心!
- 这么多年文笔依然没进步 -

成为联盟冠军的男人?!(二)

  • 口袋妖怪paro

  • OOC严重不用说了吧

  • 山姥切中心,夹杂萌系小夜

  • 三山向,虽然现在一点三山的感觉都没有但毕竟是三山向!

  • 全员爱(11/46,预定下次出现冲田组,大概无用长物两人组来冒充火箭队三人组)

  • 才不是黑无用长物组呢((‵□′)) 

  • 鹤球出场率好高啊!

  • 补充一句喜欢的太太给我点喜欢惹猴开森啊

  • 以上


5.


连接绿森与卡丽城的吊桥,被称为蔚蓝吊桥,因为路过的旅人时不时就能捡到鸭宝宝与首席天鹅掉落的羽毛,又被叫做惊喜吊桥,只是近些年来,冲着这些羽毛高昂的价钱,越来越多的人守在桥上,还使用口袋妖怪的技能把鸭宝宝或首席天鹅击落下来,于是口袋妖怪们也开始袭击这些不知好歹的人类了。


“叽——啾!”力壮鸡身为火系精灵,对于红色的东西自然是偏爱的不得了的,看着从天上飘下来的红色羽毛,竟然从他心爱的主人身旁跑开,去抓那好看的羽毛了。


小夜和山姥切没有离开过兹那镇,当然也不会知道在这条桥上捡羽毛会引来众多飞行系精灵的攻击,三日月还没来得及阻止他们两个,第一次见世面的小朋友就已经被报复心极重的首席天鹅盯上了。


“嘎——!”不得不说,山姥切这头金发,什么时候都是特别显眼的,带领着族群的首席天鹅一眼就看到了午后被太阳晒得耀眼的金发,直接对着他便俯冲了下来。


山姥切除了喜欢火系精灵暖和的身体外,也同样喜欢飞行系精灵轻巧活泼的外观,所以在看到一大群飞行系精灵向他飞来时,还停在原地想要拥抱这些可爱的生物。


三日月速度没那么快,力壮鸡又在一边挑红色羽毛,要知道,首席天鹅的鸟喙坚硬而且长,啄在人身上那可不是什么好玩的。好在巴尔郎反应及时,扑过去就抓住了首席天鹅的喙。


如果是本来被首席天鹅啄一口就万事大吉了,那么现在可没那么容易解决了,三日月一拍额头,一手一个小朋友,拉着就往桥对面跑。


山姥切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那群鸟儿们不是来投怀送抱啊,有些失望,但更快的是掏出精灵球,先把力壮鸡收了回来。小夜也是很快反应过来,拿出精灵球把正在和首席天鹅干架的巴尔郎也收了回来。


“太阳精灵,给他们制造幻象!”三日月抽空还对太阳精灵下了个指令,不然以这些飞行系精灵的速度,冲上来也是不一会儿的时间了。


等看着三日月三人都已经成功跑过了桥的最高处,太阳精灵也停止施放幻象,往三日月一行跑了过去。这后半段的桥上,经常两两做训练的训练家还是比较多的,尤其最近鹤丸博士出了新的考核题目,收集全套7枚羽毛的人可以拿到精灵图鉴,导致训练家们扎堆往桥上跑。


而另一边,兹那镇上的两个兄长都在为弟弟还没打来通信电话而焦急。按理说来,两人上午出发,怎么样也应该在中午前就到达卡丽城了才对,现在都过了中午,即使他们慢慢走,也该找到精灵中心给他们打个电话啊。


江雪拨动着手里的佛珠,不安的思虑着自己可爱的弟弟被人拐走之后见不到兄长哭得不成人形的样子,突然就后悔为什么小夜说想要出门历练就放任他去了,后悔为什么不把圈圈熊给小夜带上。连江雪的达摩狒狒都仿佛脱力了一般,进入了达摩模式。


山伏今天也没有像平常日子一样“咔咔咔”笑了,他怎么就没有陪他们到鹤丸博士那儿再回来呢,两个小孩儿,哪怕受一点伤都是他不想看到的。


艾路雷朵身为超能系精灵,也是感觉到了主人的沮丧,虽然身为口袋妖怪并不能口吐人言,但是帮忙去寻找主人的弟弟,那还是没有问题的。


就在艾路雷朵准备出发的时候,通信电话终于来了,江雪用比山伏更快的速度先一步选择了接听,两个脏乎乎的孩子笑着出现在屏幕上。


6.


“江雪哥!我们到卡丽了!我们在森林里还看到火稚鸡进化了!”在小夜与山姥切的身后,是进化后长高的力壮鸡正欺负巴尔郎这个小个子呢。


“兄弟!我和小夜在桥上看到好多好多鸭宝宝和天鹅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追着我们咬呢。”


更远处,都是一群被首席天鹅与鸭宝宝的沸水攻击而送来医治的口袋妖怪们。里面不乏有跟小夜一般大的孩子,甚至还有些娇弱的小姑娘,她们也抱着自己的口袋妖怪想让光忠先生帮忙看看呢。


“大家一个一个来,如果有比较严重的可以交给小俱利让他先做个紧急处理的。”拍了拍几个小女生的头,然后示意大俱利伽罗先把几个已经处于濒死状态的精灵带去急救室里,“啊,三日月先生,你的太阳精灵没有什么事,我们已经帮他治疗完毕了,你可以带他离开了。”


三日月点点头,他怎么会知道桥上都是初级训练家,鹤丸这个不靠谱的人,难道不怕这些训练家们受伤了么?太阳精灵甩了甩被大俱利打了个蝴蝶结绷带的尾巴,不高兴的表示他是男生,不想要蝴蝶结。


被收到精灵球里的力壮鸡和巴尔郎反而是毫发无损的,看到主人在和亲人通信聊天,他们也挤了过去想要给对面的人看看。


江雪看弟弟没什么大碍,也就放心了下来,叮嘱了几句又先回到花店去了。而山伏却是数落了几句山姥切,当哥哥的人了,不能只想着玩啊。


山姥切点点头,本还想继续和兄弟说上几句的,结果三日月出现在他身后,说要带他们去找鹤丸了,于是山姥切风风火火和兄弟道了别,拉着小夜就离开了精灵中心。


卡丽城是个近年来突然崛起的城市,原因也仅仅因为鹤丸国永把研究室坐落在此处,于是许多鹤丸的追随者们也跟着搬了过来,慢慢的,卡丽城从一个普通的海滨小镇直接发展成为巨型城市,科技力量也越发强大,连三级口袋妖怪学校都坐落在此处。


“山姥切哥哥,堀川哥哥如果当上了口袋妖怪教师,会不会到这里当老师啊?”小夜指着不远处的巨大建筑物问山姥切,可是山姥切也不知道,他也想兄弟能被分配到这里,可是,初级教师应该只能在小村子里当老师吧?


山姥切回答不了小夜的问题,只能扯开话题,问小夜长大了想当什么。三日月已经带他们到了鹤丸研究大厦,而这时小夜才回答了山姥切的问题:“我要做一个,比鹤丸博士还要厉害的人!”


7.


“说得好,小朋友!我就是欣赏你明知不可能却偏要去挑战的态度!”一个白发男子穿着白大褂从研究大厦的楼梯扶手上滑行下来,“呦,三日月你也来了啊,怎么样,说好的苔藓给我带来了么!”


山姥切偷偷地盯着鹤丸的脸看了会儿,似乎不太相信眼前这个姿态浮夸的年轻人,就是众人嘴里的天才博士,“鹤丸博士?长得好年轻啊……”


正抓着小夜的肩膀仔细观察从废弃之森被带出来的苔藓的鹤丸在听到山姥切的话后忙站直了身体,整了整自己的白大褂,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问山姥切是谁。


或许是被鹤丸高超的变脸本领给吓到了,山姥切才刚说出他是初级训练家,就被鹤丸压着肩膀转了个身,“好了小朋友,我知道你是来找我要图鉴的,那你也去桥上先收集齐7色羽毛吧啊,好孩子。”


看着山姥切一脸无语的离开自己的面前,小夜不开心了,尤其当鹤丸拿着一个玻璃器皿走向自己的时候,小夜偷偷放出了巴尔郎,让巴尔郎一拳打在了这个男人脸上。


“巴尔郎,我们去找山姥切哥哥!”


看着吃瘪的鹤丸,三日月不由笑了起来:“鹤啊鹤,你现在可更像鹤了呢。”


山姥切虽然觉得鹤丸博士是个怪人,但看别人都是捡在羽毛,也就觉得可以接受了。眼看别的训练家们都已经拿了许多羽毛,山姥切也把力壮鸡放了出来,一起收集。


小夜跑到桥这边的时候,山姥切已经集齐了六种颜色的,和另外几个训练家互换了各自所没有的羽毛后,山姥切只剩下最难获得的透明羽毛了。


“山姥切哥哥……嗯?你们怎么欺负小精灵!”小夜说的是围在一起鬼祟的几个男孩子,他们竟然围着一只鸭宝宝在拔毛,可怜的鸭宝宝一边翅膀的毛都快被他们拔光了!


那几个男孩子里年龄最大的应该也就十岁左右,见是小夜这么个小孩强出头,一下子就不高兴了,走过去把小夜一推,不屑地说关你什么事。


小夜在兹那镇时哪里受过这样的气,不过上面两个哥哥对他有求必应,隔壁国広三兄弟对他也算得上宠爱,连精灵甜品店的店长长谷部看到他都会送点小点心,更不要说镇子里其他叔叔阿姨了,当下气的小夜就想让巴尔郎把这个狂妄自大的混小子从桥上丢下去,只不过小夜还没动手呢,山姥切已经先他一步把人踢倒在地。


“就是你推倒的小夜是吧?”


8.


以一敌四的下场虽然有些不太好,但是山姥切仍然把欺负小夜的人给打跑了,“小夜没事吧?”


小夜点点头,把被拔了羽毛的鸭宝宝抱在怀里,扶着山姥切慢慢往精灵中心走。他们哪里知道,找不到孩子的首席天鹅正怒吼着在桥上桥下四处寻找。


烛台切光忠送走了这最后一批客人,终于能安心的和大俱利伽罗吃饭了,可还没吃到一半,大俱利就把筷子一扔,往门口走去了。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俱利就已经抱着一只小精灵匆忙地跑进了急救室。


这时候光忠才回头看门口,发现两个孩子慢慢从门口挪了进来,个头小点的那个还让个头大的那个坐在椅子上,然后去帮忙倒水。看来这顿饭又别想好好吃了,光忠这么想着,把嘴一擦,去问小夜需不需要帮助。


“天啊,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我一定要去和鹤丸博士反馈一下,这次的考验应该换一个了!”光忠也是真动了气,之前首席天鹅也发生过恶意攻击人类的事件,可那也是因为有人故意把鸭宝宝抓来,想用鸭宝宝换首席天鹅那些珍惜的羽毛。现在鹤丸需要羽毛做实验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会不会有人为了羽毛再一次通过鸭宝宝去威胁首席天鹅呢。


粗略的给山姥切包扎了一下,光忠就先一步离开去找鹤丸谈谈了。而他刚离开,大俱利就抱着已经包扎完毕颤抖不已的鸭宝宝出现了。刚刚小夜说的话他也听的清楚,他现在只想知道,到底是哪家的小鬼这样欺负口袋妖怪,看来今晚该动用鬼系精灵,来让他们知道什么是错的了。


把鸭宝宝放到小夜手心里的时候,鸭宝宝甚至都委屈的哭了出来,他不过是想去水面上找点吃的东西,怎么就碰到了这么倒霉的事情呢。小夜怎么看怎么难过,把这么一团还算得上毛茸茸的小东西按在了自己怀里,不想让他再经历之前那一幕。


“天啊!光忠先生不在么?蔚蓝吊桥上的首席天鹅疯了,已经跑到城里见到人就攻击了!”有人抱着自己受伤的精灵跑进精灵中心想要找烛台切光忠,不巧的是光忠现在去找鹤丸讨论事情了,精灵中心只剩下一个冷面的大俱利伽罗了,只能硬着头皮把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希望大俱利能治愈他的精灵。


不过大俱利和普通的精灵护士不同,让他在精灵中心等着别人把精灵送来,还不如他自己出去救精灵们呢。“出来吧,吉利蛋幸福蛋差不多娃娃,陪我一起去外面给受伤的精灵处理伤口,雷精灵雷电球,看到伤人的首席天鹅用电磁波麻痹他们的动作!快!”


“嘎——嘎——”鸭宝宝叫着,他仿佛听到了妈妈的叫声,不由叫喊着回应。


鹤丸听光忠这么一说,才觉得自己的确有些欠考虑,马上决定停止这次的考核,在卡丽城所有的电子设备上循环播放这个内容。


光忠看到这一幕才放下心来,准备回精灵中心待命,才发现研究大厦的成员全躲在桌子下面,不想被玻璃窗外的“客人”发现。“鹤丸,我觉得这次你得准备好给大家一个交代了……”


9.


天空中密密麻麻一片的首席天鹅,时不时有些就盯紧了下面的人或精灵来一次俯冲。鹤丸虽说是口袋妖怪的天才博士,却也是先把人类的安危放在第一位的。“该死,三日月你帮我把他们先驱散了,不然估计医院里都还塞不进这些人了!”


三日月点头,如果只是驱散他大概也是能帮上一点忙的,“电龙,就拜托你了。”“大家!把控制电力设施的三合一磁怪和电击兽一起派出去帮忙先!”


卡丽城以鹤丸国永的研究大厦为中心,一点一点的切断电力设施,让三合一磁怪与电击兽们先用电网在城市上方建立一个安全屏障,然后放出雷电用以恐吓这群水&飞行双绝的精灵。


精灵中心的电力是另外配备的,所以受伤的精灵在经过大俱利的粗处理后都先安排在精灵中心稍做休息。可是精灵中心的空间总是有限的,连大厅的地板上都躺着受伤的人或精灵,光忠根本没有办法在人群中走动。


“嘎——嘎!”鸭宝宝对自己的家人看的仔细,早就催促着抱着自己的临时饲养人快点把自己带过去。


而首席天鹅也早早就看见了自己的孩子,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只是却被这该死的电网给弹了回来,当场就恼怒的不行,准备用冰冻光线,给这带走自己孩子的小偷一点教训。


山姥切虽然并没有养过水系的精灵,但是自己的兄弟堀川想做老师,总拿着口袋妖怪手册给自己讲课,对于首席天鹅这个动作也是清楚的很的,忙大喊一声等等!虽然首席天鹅听不懂,但这并不妨碍鸭宝宝怕家人受伤而再次发出叫声。


现在大家都明白了,首席天鹅只是想要找回自己的孩子,有些人明白了,也就带着自己的口袋妖怪先返回家中。可是家中有人受伤的人,却不这么认为,为了你的孩子伤害无辜的人,那么你也应该为此付出代价,这么想着,就想从小夜的手里把鸭宝宝给抢过来。


山姥切哪会让他们得逞,嘱咐小夜先回精灵中心等着,然后接过鸭宝宝就往蔚蓝吊桥的方向跑。


他这一跑,紧盯着自己孩子的首席天鹅也跟着飞,一群想为亲属出气的人也跟着追。可要知道,山姥切跑在再快,也没有一些天生善跑的精灵快,比如风速狗,比如烈焰马。


好在骑着烈焰马赶过来的人是三日月,向着山姥切一伸手就连人带精灵一起抱上了马,问山姥切准备去哪儿。


“啊,谢谢哥哥,我想去蔚蓝吊桥那儿,那里应该没有磁怪们设下的电网,可以让首席天鹅把鸭宝宝接回去。”山姥切想的简单,对方想要把孩子接回去,那还给他不就好了么。


三日月失笑,好像从他一开始接触口袋妖怪,就已经没有用这么简单的想法和他们接触了吧?


等三日月和山姥切两人到蔚蓝吊桥的最高点时,首席天鹅早就等不及了,挥动着翅膀带起的大风差点把山姥切给刮下桥去,好在鸭宝宝及时的叫了一声,让首席天鹅停止了挥动翅膀。


“好了小东西,走吧,以后千万不要独自行动了。”山姥切还挂念着一个人在精灵中心等着他的小夜,鸭宝宝却先一步咬住了山姥切的裤脚不肯放开。


然后,首席天鹅竟然从自己的身上,咬下了一根羽毛放在山姥切的手上,也不管山姥切和三日月怎么想的,叼住鸭宝宝就飞了起来。


“要我带你回去么?”三日月指指自己的烈焰马,收获了山姥切一个闪亮的笑脸。


晚上,借宿在精灵中心的小夜突然说:“山姥切哥哥,我这次想好了,我要和光忠先生,和小俱利先生一样,做个精灵医生。”月光闪闪,照的小夜的眼睛也是熠熠生辉,山姥切点头,想小夜一定会成为最棒的精灵医生。


至于集齐了的七色羽毛,山姥切并没有交给鹤丸,反正也换不了图鉴,不如给小夜做一个羽毛手环吧,如果将来再回来这里,一定要找那只鸭宝宝,好好聊一聊。



没有错!烛台切光忠+大俱利伽罗=乔伊小姐!

再之后的每个城市,精灵中心的护士都会是他们两个!

再一提小夜最后说的小俱利先生,那是因为光忠先生为了让大俱利能和小朋友们河蟹相处而特地叫的昵称╮(╯3╰)╭

评论 ( 6 )
热度 ( 13 )

© 我们拒绝玻璃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