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拒绝玻璃渣

天啊这个叫山姥切国広的小可爱完全占据了我的心!
- 这么多年文笔依然没进步 -

成为联盟冠军的男人?!(三)

  • 口袋妖怪paro

  • OOC严重不用说了吧

  • 山姥切中心,夹杂萌系小夜

  • 三山向,但是爷爷的存在感好低啊!所以这次就先不打三山tag了,等爷爷入队了再打╮(╯3╰)╭

  • 全员爱(14/46)

  • 脑洞裂了需要补 

  • 应该不会是日更

  • 以上


10.


大概是昨天大俱利表现的过于惊艳,一群小粉丝就抱着自家的精灵来找大俱利“看病”。大俱利并不擅长和那么多人交流,只好又把光忠推出来,自己回到急救室看前几日送来的濒死精灵们。


山姥切为了能早点得到精灵图鉴,早早就起床先去查阅了精灵中心门口的电子指示牌。不过大概是昨天事情闹得太大,鹤丸博士还没想好要给大家出个什么难题吧?


【*更新:图鉴相关。】


或许是山姥切运气太好,前几个人看的时候都没有这条消息,而等他跑到电子指示牌面前时,刚好更新了消息。


【图鉴相关:鹤丸博士急需甜桃果一枚,如有带着的训练家可以凭借甜桃果换取图鉴。*特急】


如果说生长在城市的初级训练家不懂,那可能,可是生为精灵博士,不至于连个甜桃果都找不到吧?带着这样的猜测,大家三三俩俩散了开去,毕竟这不是鹤丸博士第一次用指示牌骗人了。


当然,第一次出门的山姥切是不知道的,好在树果是人类与口袋妖怪通吃的,他喜欢,力壮鸡也喜欢,所以在背包里留了好几个,如果博士需要,他不介意分他一个。


鹤丸博士现在正躺在实验室休息用的小床上,他本想实验新做出的解毒药剂,没想到却被不良蛙给扎了一下。这事情本没什么,总有人和自家的口袋妖怪玩耍时会擦到碰到,只是今天不良蛙受了点刺激,扎完人后还释放出了毒素,这就不太好了。


“药研啊,还没有人给我送甜桃果么?”


同样穿着白大褂的药研藤四郎先把受到了惊吓的不良蛙送回了拟态环境室中,停止了继续发送消息的行为,冷淡的说道:“博士,谁让你没事就更新指示牌消息骗大家,现在还没有人来哦,我觉得你还是和你的手告别吧。”


山姥切被药研的白大褂挡住,在阴影处偷偷地笑,看着鹤丸愤愤的叫喊着天妒英才,终于伸出手,把保护得完美的甜桃果交给了药研。


怎么说口袋妖怪的世界就是神奇呢,吞了无数解毒剂都没有效果的伤口在咬下甜桃果的第一口,就开始有毒血慢慢流出来了,等把整个甜桃果吃完,鹤丸又开始活蹦乱跳了。


药研清楚鹤丸这人前人后不一样的表象,为了不让鹤丸的脸丢的再大一些,先把山姥切带到了精灵图鉴开发室中。


“喏,这是说好的精灵图鉴,更新到最新版本的哦,点这个,可以看到所在区域的地图;点这个,可以看到不同精灵的信息;而且这次还把通信功能加进去了哦,看这里,红外线触控器,两部精灵图鉴扫一下就可以把其他人的信息也留在机器里,方便通话。”


药研不出意外的得到了山姥切崇拜的眼神,其实最重要的功能还没告诉他呢,不过自己体会发掘的乐趣比较大吧。


山姥切回到精灵中心的时候,小夜已经整装完毕了,看到山姥切拿着碧绿色的图鉴回来也是满心的高兴,跑去和大俱利和光忠说了再见就抱着自己的小背包像山姥切跑来了。


卡丽城与下一个大城市海源市之间,还有几个小城镇,据说他们运气还不错,离得最近的随意镇最近在举办庆典,小夜第一个就选中了他。


11.


卡丽城到随意镇的距离虽然是最短的,但是那是在走小路的情况下,已经废弃的火车隧道被人随意的叫成了18号道路,时不时有普通系的口袋妖怪跑出来和旅人们玩耍。


【吉利蛋:生出营养满分的蛋分给受伤的神奇宝贝或人类,温柔的神奇宝贝。】


这是看到小夜摔倒后第一时间跑出来的口袋妖怪,山姥切还没准备拿出精灵图鉴,图鉴就已经自动地开口了,好在吉利蛋没有感到他们的恶意,还从肚子上的口袋里把蛋拿出来放进了小夜的手里,让小夜狠狠地亲了一口吉利蛋并表示绝对不会把这个蛋吃掉的。


“啊!!!!大和守安定你在干什么!!!!!”熟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山姥切听到声音就一脸欢喜的跑了过去,连小夜都忘在了身后。


“清光!安定!”山姥切很是怀念这两个小伙伴,只是他们搬家早,已经有两三年没见面了。


黑发蓝眼的青年刚躲开好友的攻击,就被人从背后抱住了,还没来得及问出这是谁,好友也从前方抱住了他,现在他觉得自己就像是汉堡中间的那块肉一般。“国広,你也来了啊!”


大和守安定这才回头好好看了看来人,确定了的确是自己的童年玩伴:“国広你能一个人走出绿森了?”山姥切这才脸色大变,匆匆跑了回去,留下两人一头雾水。


黑发红眼的人名字叫做加州清光,小时候看到那面团一般可爱的小夜逗弄了好多次,看到山姥切这次竟然是和小夜一起出来的,也就不管大和守安定刚往自己身上扔了虫子的罪状了。


小夜早就对这两人没有了什么印象,不过当清光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放到他脸上的时候,他终于想起这两个哥哥是什么人了。“清光哥哥,不要捏我的脸,我的脸都大了。”


加州清光与大和守安定是来卡丽城更新图鉴的,清光的目标是称为世界第一的口袋妖怪美容师,而安定则希望能和口袋妖怪们一起建一个冲田总司最大博物馆。


无视清光挑衅的叫着他冲田第一迷妹,安定问山姥切想好要往什么方面发展了么。


山姥切抓抓头发,不好意思的说:“我想当联盟冠军。”


“哇!那你比赛之前一定要让我先给他们做美容!上电视一定要漂漂亮亮的!”清光根本不觉得山姥切在说大话,这和他世界第一美容师的愿望一样,时间问题而已啦。


“话说,国広你的包好空啊,都没有带帐篷和睡袋吗?”


山姥切这才发现,无论是清光还是安定,他们的背包都是满满当当的。好在并不是就他一个人没有常识,小夜也问他们,外出不是能借助精灵中心的么?


安定沉默了很久,才向他们解释,精灵中心也不是任何时候都有房间借给训练家们住的,更何况身为训练家,更长的时间还是在野外的,如果不带帐篷和睡袋,连正常的休息都很难做到。


“……可是兄弟都没和我说……”


清光看山姥切的心情似乎有些不好,忙解释他的两个兄弟可都是直接去口袋妖怪学院学习的,不像他们是自己出来锻炼的。


山姥切这才想到,山伏兄弟考取的是口袋妖怪学院格斗系,“筋肉第一”是他的口头禅,堀川兄弟则是考取的培育系,本来毕业后是要去培育屋照顾幼年精灵们,没想到却突然决定去考取教师资格证了。


小夜可没想那么多,抓着山姥切的衣服问哥哥那我们怎么办啊。


清光一笑,把小夜抱起来塞进安定的怀里,挽着山姥切的手说去随意镇上买不就好了。


虽然说随意镇只是一个小镇,该有的东西却绝对不会少,就是可挑选的花色没有大城市多,山姥切和小夜又不像清光对这有多大的要求,很快就挑中了一个深蓝色的朴素帐篷,只是付钱的时候傻了眼。


“……好贵啊!”即使是这么普通的帐篷,竟然也要三万六,更不要说那些个带花色的,各个都要用上五万。


就在山姥切和小夜捧大脸糟心他们的历练史时,清光抱着随意镇的特产巨型洁咪玩偶也来结账了。“嗯,你们这是怎么了?没钱没关系啊!我帮你们付了!”


虽然清光的家庭不过是一般收入,但是清光参加过大大小小的精灵选美赛,除了初次失败,之后每次都能进入决赛拿到不错的名次,奖金也拿到不少,帮他们买个帐篷倒还真不算什么。


山姥切默默的把帐篷塞进背包里,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像清光一样。


12.


力壮鸡现在很不开心,自己的主人已经把他关在精灵球里超过一天了,并且没有人发现他的不开心!就像所有闹脾气的精灵们一样,力壮鸡直接从精灵球中跑了出来,抛弃了他的主人去找安定玩了。


安定现在哪有时间啊,电视上正播出着冲田总司的电影,别说力壮鸡找他了,即使清光把他的头发烫成波浪卷他都不见得有反应,好在巨沼怪看到自己的老朋友这么不愉快,主动的跑出来给他一个拥抱。


商城里有精灵的出现,那不是什么稀奇事儿,可有些好斗之士在看到难得一见的巨沼怪的时候,心痒痒的就放出了自己的口袋妖怪。


安定的巨沼怪并不热爱战斗,他还更喜欢和主人一起看看电视,虽然并不能理解电视内容究竟是什么。所以在芽吹鹿向他使用能量球的时候,他往旁边躲闪了。


一味的躲闪只会让对方觉得是一种挑衅,对方黑着脸想使用种子爆弹,没想到安定先一步开口,让巨沼怪使用了暴风雪,把芽吹鹿和那好斗之士一起冰冻了起来。


“不好意思,他们破坏的用品记得问他们收费哦。”


力壮鸡也是看着自己的小伙伴一阵无话可说,这也太厉害了,他得到什么时候才能学会这么高级的技能啊。


也不管他们是怎么想的,东西置办完也该出去逛逛了,毕竟庆典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完,有些摊主已经提前开始了迎客。


“哞哞牛奶冰,新鲜的哞哞奶做成的牛奶冰咯,喜欢的快来买啊!”


“飞云冰淇淋!连口袋妖怪都爱吃的冰淇淋!”


……


小夜看着牛奶冰咽咽口水,他虽然喝过牛奶,但是却没吃过牛奶冰,江雪哥觉得冰容易伤胃,他们左文字一家人从没有吃过这些冰物。不过他可不会让山姥切给他买牛奶冰吃,那样太小孩子气了!


小夜这扭头的动作太大了,山姥切怎么会没发现呢,偷偷笑着,山姥切问了牛奶冰的价钱,买了八份牛奶冰回来,分给三人和精灵们。


“话说,为什么这种日子要举办庆典啊?”


山姥切这么随口一问的话,让清光差点没把含在嘴里的牛奶冰吐出来,“你不知道啊?这是联盟冠军三日月宗近的出生地,今天是三日月的生日,随意镇从五年前就开始办这个庆典,算来也是三日月连任冠军五周年了呢。”


安定赞同地点头接话道:“不仅如此,三日月每年的今天都会赶回随意镇和亲人一起过生日,很多三日月的粉丝也会集中起来,为冠军大人准备礼物庆贺生日。”


山姥切不由的幻想着,等他成了冠军,会不会兹那镇也变成这般热闹的景象。


“哇国広你看,那就是三日月!是不是很帅啊?”


换成了一身西装的三日月骑着他的烈焰马正高调的往镇长家走去,各路迷妹迷弟拿着相机拼命拍着这史上最帅气联盟冠军。忽的听到有人说一句,昨天三日月殿下好像出现在卡丽城,烈焰马上还坐着另一个人。


山姥切偷偷地把牛奶冰的碗举高,遮住自己的脸,只求没有人发现他的存在。


评论
热度 ( 8 )

© 我们拒绝玻璃渣 | Powered by LOFTER